浅薄的流年

浅薄的流年

我们走的有多远了,那些故事结局,泛黄的书页。秋天是有多么伤感,让一个人从缠绵到失眠。
或许,我们都只是故事中人,一场幕剧,谁都不该过真的演绎,演得越真,陷得越深。对于明天和昨天中间只夹杂些许苦难的无花果,只是挣扎着生,任由回忆沉默寂静如一潭死水,在水面上死趴着许多扰人的水虫,鄙陋的身躯似乎嘲笑着不堪的过往。
但回忆终究有一天会泛起涟漪,不为那秋风与春风所动,也被冬天的北风吹的露骨。 回忆有多远,用一根红线是否栓得住彼此,无论是银河两岸,还是生死相隔,在相通的心里,依稀映着故人的模样。呵。然而故人终究是故人,离别是确切永恒。
我们却算不上故人,就连在街角偶遇也会斜瞥着一眼闪避而过,不是因为恨,也不是因为不好意思,只是某些事情过了,就不该再用手去拨弄。毕竟我们都不是贤人,不能保证再一次悸动之后内心还会依然平静。就这样淡然而过,即使会在多年后或是现在想起眼角溢出一些晶莹的液体,且当祭奠。也只能当做祭奠。这浅薄的流年风一吹而散,我们都未能守住自己的时光。
这又能向上天怨些什么 ,自己固执,就不能怪别人袖手旁观。然而孤单与幸福是不同的分属,与别人也无那么多交集。我还感叹,遇见那么多人,唯独把你写进了自己。但故事终会完结,当你走的那一天,我用满园樱花向你送别。